24小時咨詢熱線

400-656-0506

NEWS CENTER

商學院

聯系我們

  • 電話:

    400-656-0506

  • 手機:

    13336061161

  • 品牌官網:

    http://www.mpodjx.live

  • 地址:

    中國杭州艮山西路78號東門大廈8樓(靠近杭州火車東站)

  • 關注:

    關注微信最新動態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互動 > 商學院 >

SKOHOUSE學堂:探析浙江鞋革企業生存之困

文/ 發布于2019-05-15 23:23   來源: 瀏覽次數:

浙江傳統產業比重較大,放大了目前出口下降對整個經濟面的影響。

企業間互相擔保引發一連串倒閉

近幾年,企業經營多元化成了最時髦的詞匯。房地產開發高峰時,各類企業一哄而上,到處跑馬圈地證券市場火爆時,不少企業收購證券公司、炒股票、做期貨。浙江幾個較大企業的倒閉如江龍控制集團公司等都是由于盲目擴張而走向毀滅之路的。

浙江省國際經濟貿易研究中心主任張漢東認為,江龍這樣的企業本身的管理和經營思路就存在很多問題,主要是盲目擴張和多元化經營,把攤子鋪得過大,抗風險能力非常弱。特別是投資了一些房地產項目,一旦資金鏈斷裂,企業自然就轟然倒塌。而且企業間互相擔保,會引發一連串的倒閉。記者了解到,江龍在破產前曾經向政府提交了一份匯報,提到“按照政府做大做強的要求,我們進行了擴張”,這也提醒地方政府要慎言“做大做強”,不能輕率鼓勵企業擴張。

臺州市玉環縣除了蘇泊爾和中捷控股兩家企業外,產值上億的企業不到30家,其余2000多家都是中小型企業。中捷環洲鋼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曾水平告訴記者,這些中小型企業的資金都是靠原始積累,負債率不高,由于資不抵債而倒閉的企業并不多。“倒閉的企業都是1塊錢要做10塊錢的事造成的”,曾水平說:“沒有錢就不要盲目做大事。”

不少企業老板對記者抱怨,銀行在企業經營狀況好的時候就錦上添花,爭著給企業貸款,助長了企業的擴張沖動。往往是母公司貸款,在集團公司底下又成立若干子公司,分別投資房地產、礦產資源等項目,一旦經營有困難,銀行又急著抽走資金,企業為了應急,往往借助高利息的民間資本來還銀行的貸款,指望能很快拿到銀行新的貸款。但是一些信貸員出于自身利益考慮,并未履行之前的承諾,而是以各種理由拒絕再貸,結果不但這家企業倒閉,還將擔保企業也一個接一個地牽連進去。

溫嶺中馬集團因與由其提供擔保的隆標集團子公司的債務糾葛,于今年7月遭華夏銀行寧波分行起訴,繼而遭受隆標公司債權行的全面封賬。中馬集團總資產約10億元,列溫嶺去年10強企業第四位,今年以來經營狀況一直較好,目前卻因封賬致使資金難以周轉,生產經營陷入困境。

企業指責銀行見死不救,釜底抽薪,甚至有人認為是銀行逼死了企業。記者在寧波采訪了一位從業十年的銀行業人士。他對記者說,銀行作為企業,也面臨非常激烈的競爭。“幾乎大大小小的銀行都進駐寧波了,能貸的誰不想貸?不能貸的肯定是不行的企業,我們也要為儲戶負責”。他說,“很多企業是這幾年發展起來的,沒有經歷過1997年的金融風暴,好日子過慣了”。一些信貸員在企業經營狀況尚好的時候縱容企業借錢,而企業沒有足夠的風險意識,借錢的時候不給自己留余地。

浙江省發展和改革研究所所長卓勇良認為,企業資金困難是正常的,企業家要知道,你向人家拿錢是天底下最難的事情。曾水平也經常告誡身邊的朋友,“不能產生效益的錢千萬不要亂借!”

溫州中小企業促進會會長周德文認為,銀行如果不能貸款給企業或者進行資金壓縮,要做到預先告知,讓企業早做準備。

“估計年底會有20%的鞋廠倒閉”

卓勇良在浙江省內調研時發現,今年浙江的一些以內銷為主的欠發達地區的企業表現反而不錯,日子不好過的主要是長期以外銷為主的地區。

溫州富羅迷鞋業董事長滕興彪告訴記者,從去年開始,成本上升對中小企業的影響逐漸顯現,作為勞動密集型企業代表的溫州鞋業整體情況都比較困難。“化工原料漲得最快,制鞋用的膠水和聚氨酯都漲了一倍。”

張漢東說,美國次貸危機引發的全球金融危機對中國的影響今年下半年開始顯現,實際上,一直到今年上半年,企業都不愁沒有訂單,只是由于原材料和勞動力等成本上漲以及匯率變動風險加大企業不敢接單。9月份以后,雖然原料價格下降了,但是訂單卻受金融危機的影響而減少了。臺州玉環縣被稱為“中國汽摩配之鄉”,今年9月后這里的汽車球籠訂單就減少了一半。

這對以出口為主的勞動密集型企業來說無異于雪上加霜。“加上匯率和勞動力成本等綜合因素,成本上升了30%,而美國的訂單減少了40%,歐洲也減少了至少20%。”滕興彪給記者算了筆賬,一個1000人的工廠一個月生產24萬雙鞋子,一雙鞋賠一到兩元,一個月也只不過賠40萬左右。但是按月平均工資1500元計算,一個月的人工成本就要150萬元。如果要留住熟練工人,維持工廠繼續運轉,就是賠錢也要做。企業間競爭越來越激烈,相互殺價,實力差的就會死掉。“由于利潤太低,很多企業賠錢,周邊的鞋廠停工、半停工的有30%到40%,估計年底會有20%的鞋廠倒閉。”滕興彪說。

周德文說,溫州幾十年來靠低成本、低價格的增長方式一直沒有變。不靠質的提升,只靠量的擴張,一旦遇到外部環境變化就會出現問題。

臺州易宏實業是一家專業水泵制造商,是國內最大的汽車水泵制造商,產品90%銷往國外。總經理陳秀平告訴記者,現在生意越來越難做,合同一般約定匯率變動上下三個點內不影響價格,超過這個幅度就要談判,而今年對歐元的匯率一個月就差18%,這些都要企業來買單。

在去年宏觀調控的大背景下,中央政府先后6次加息、15次提高存款準備金率,國內銀行資金流動性大減。在以往銀行資金寬裕的情況下,一些企業信用貸款就可以了。但是現在即使一些中小企業拿了房產證、土地證去申請抵押貸款,也被銀行拒之門外。溫州民間金融的繁榮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企業融資難的問題,陳秀平說,浙江的民間借貸能力和意愿都比較強,如果沒有民間融資,倒閉的企業會更多。但借貸的利率都比較高,可能會加劇企業的困境,甚至引發一些社會問題。

同質產品過于集中產生擠壓效應

在浙江,各地都形成了不同的產業鏈。義烏的小商品、臺州的汽摩配、寧波的服裝、溫州的制鞋制革等,什么東西賺錢就生產什么,這本是市場經濟的基本要求。但是,一個地區同質產品過于集中,就會產生擠壓效應,一哄而上的結果是產能嚴重過剩,競爭無序,造成社會資源的極大浪費。

“開鞋廠相對比較容易,要求的資金不多,但是活下來比以前要難了。”滕興彪告訴記者,當年他投資88萬元開了這家鞋廠,現在這些錢只夠買廠房和設備,一旦工資跟不上,工廠就要關閉。他認為政府要通過工商、消防、投資評估等提高企業進入門檻,否則很多沒有實力的企業一旦進入,企業沒有退路。

“不能再做賺不到錢的鞋了。”滕興彪建議政府將各行業國內外產銷數據統計后及時向企業發布,以指導投資行為。“這件事我們自己是無法做到的。”

一位政府官員告訴記者,過去一提起某地可列舉一二個具有優勢的產業,現在一個地方什么產業都有,什么產品都有,但都是傳統產業、低端產品,具有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的產品沒有幾個。

卓勇良通過調查研究認為,浙江現代行業比重較少,如當前增長勢頭較好的通信及電子設備行業,2007年僅占浙江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的5%,全國這一行業的比重為9.7%,上海為22.3%,江蘇為15.4%。再加上浙江的奇美、波導等企業出現問題,浙江通信及電子行業今年1至8月對于全省工業增長的貢獻僅為1.4%。一些高增長的現代行業規模相對較小,對浙江工業增長帶動作用十分有限。
帆布鞋加盟及更多官網資訊,請登錄:http://www.mpodjx.live

上一篇:SKOHOUSE學堂:珠三角一定會有更光明的未來

下一篇:SKOHOUSE學堂:晉江出口鞋企擴大內銷 加強合作

今晚开奖现场直播3d